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is si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By continuing to browse the site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use of cookies. Review our legal notice and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details.
Close
Homepage > Regions / Countries > Africa > Horn of Africa > Kenya > The Kenyan Military Intervention in Somalia

肯尼亚在索马里的军事干涉

Africa Report N°184 15 Feb 2012

执行摘要与建议

2011年10月,肯尼亚作出决定在索马里的朱巴地区部署数千军队向青年党开战。对于从未向海外派兵参战的肯尼亚来说,这是一个激进的举动,也是其自独立以来在安全方面所下的最大赌注。虽然政治、外交和军事方面的准备均不充分,被称为“护国行动”(Operation Linda Nchi)的这次部署还是获得了批准。而且,肯尼亚部队在索马里陷入困境的可能性很高;青年党进行报复性恐怖活动的风险切实存在;在朱巴地区建立一个可行、不极端、且稳定的政体前景渺茫。政府不太会可能会因为外界的呼声而从索马里撤军, 因为它对这次行动已投入太多,也要顾及其自尊。一旦其军事力量成为非盟驻索马里特派团(AMISOM)的一部分,肯尼亚的财政和后勤压力将得到缓解。但肯尼亚应该避免长期“占据”索马里南部,以免引发索马里当地舆论对其干预的反对并导致可能由青年党指使的武装抵抗。这种不利的局面曾在其于2006至2009年期间向埃塞俄比亚派出干预部队时发生过。

军事干涉是由一小部分人在一系列跨境绑架事件后匆忙作出的决定,并没有对该行动将在肯尼亚国内和索马里导致的后果进行充分考虑。军事领导者显然相信这将是一个快速行动,但很快地,肯尼亚国防军(Kenyan Defence Forces, KDF)陷入对地形不熟悉的困境中。索马里方面的联盟部队未能兑现承诺并出现纷争,而青年党也没有与肯尼亚的坦克和装甲运兵车硬碰硬,而是如预期的那样恢复了游击战。游击战却是肯尼亚国防军完全不擅长并同时缺乏相应装备的打法。不论其军队是否被“整编”入非盟驻索特派团,肯尼亚肯定将面临的现实是,不仅索马里方面的盟友不可靠,而且自己将陷入旷日持久的反叛乱活动,且面对的是经验丰富的敌手。

肯尼亚介入索马里的部分动机是由于渴望让其东北省免受边界混乱的困扰,缓解沉重的难民负担,并遏制青年党的激进影响,但其未预料到的后果可能是不稳定的局势。这次行动可能重揭旧伤,挑起新的部族间分歧,使肯尼亚裔索马里人变得激进,并破坏最近所取得的社会、经济和政治进步。东北省现在是与青年党进行战争的软肋。新证据显示,激进的伊斯兰抵抗运动企图破坏东北省的稳定,其战略的一部分就是包抄肯尼亚国防军并在那里和其它肯尼亚战线后方的区域发动低强度的游击战。在加里萨和其它地区发生的一系列致命的手榴弹袭击最初被视为当地不满分子所为而被忽略,而现在看来都是出自相同的模式。大部分受到袭击的场所要么是政府和安全部门官员经常光顾的酒吧,要么就是防备不严的政府哨所。

此外,此次干预唤起了长期以来肯尼亚对于索马里侵犯的恐惧,以及相应的索马里对于肯尼亚渴望重新控制殖民地时期曾经是其一部分的领土的疑虑。青年党正试图利用肯尼亚的索马里人的不满来反对内罗毕的,并发起整个索马里境内对肯尼亚的集体反对。不过,至今其还没有获得任何显著的成功。肯尼亚的行动要想取得积极的成果,其领导者将需要更加明晰这次行动的目标以及撤退的战略,而且要与国际伙伴有效合作以促进和解并在其部队活动的地区促进建立有效的当地政府机制,作为结束索马里冲突并恢复该地区稳定的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

本简报是对肯尼亚在索马里的干预的单独论述,但一些要素,特别是与青年党、肯尼亚裔索马里人和东北省有关的问题,已经在早前危机组织的简报中进行过讨论,最新的一次可见于《肯尼亚裔索马里伊斯兰激进化》简报(2012年1月25日)。危机组织近期将出版有关恢复索马里和平的更广泛的问题的简报。

建议

对肯尼亚政府的建议:

  1. 为在索马里的干预制定清晰阐述的可衡量的目标和撤退战略,保证任何重大进攻,无论是单独的或是作为非洲驻索特派团的一部分,都伴有相应的政治战略,以赢得当地氏族和社会团体的支持并稳定他们所在地区的局势;
  2. 抵制寻求重大收益的诱惑;对基斯马尤港采取针对性的行动要达到两方面目的,即切断青年党支付和补给部队的关键资金,以及迫使基斯马尤的部族重新评估自己利益;但只有在深思熟虑后才这样做,避免代价高昂的城市冲突所造成的平民伤亡会损害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的目标,并让要留出时间让一些举措,包括经济封锁(人道主义援助除外)和从多面战线减员,发挥效用;
  3. 与非盟驻索特派团共同建立机制,协调与当地政府安全部队同盟的活动;
  4. 立即与国际伙伴,包括联合国、美国、英国和其他各方共同发起当地和平与和解会议;允许他们只有在大多数地方争端已经解决之后才发起更大型的会议;
  5. 与区域和其他国际伙伴以及当地真诚的部族和社会团体的代表共同为管理基斯马尤制定计划;考虑与当地政府建立国际合作关系,以使港口和机场的管理与监督透明化,如在利比里亚所做的一样;
  6. 组建国际工作组,为五到十年间在基斯马尤港口和机场征税的机制制定政治、技术和行政管理模式,包括由国际伙伴和索马里共同构成但由前者控制并由专家(法庭会计师)和国际海关工作人员支持的监管委员会,大致与在利比里亚所做的相同;保证收入用于发展朱巴中部和南部所有地区,以及盖多州。

内罗毕/布鲁塞尔,2012年2月15日

 
This page in:
English
中文

More Information

Podcast

Kenya

Kenyan Somali Islamist Radicalisation
Interview with EJ Hogendoorn, Horn of Africa Project Direc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