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view this site.
This site uses cookies. By continuing to browse the site you are agreeing to our use of cookies. Review our legal notice and privacy policy for more details.
Close
Homepage > Regions / Countries > Africa > Horn of Africa > Uganda > Uganda: No Resolution to Growing Tensions

乌干达:日益升级的紧张局势解决乏术

Africa Report N°187 5 Apr 2012

执行摘要

大多数乌干达人的生活比25年前约韦里·穆塞韦尼上任总统时要好过得多。然而 ,频繁的示威游行和暴力镇压表明许多人对于穆塞韦尼政府深感不满,这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原先基础广泛的宪政慢慢转变为一个以裙带关系为基础的独裁政体所造成的。在这方面,穆塞韦尼虽然没有进行残酷镇压,但还是沿袭了与前任们相似的治理轨迹,。如其前任,穆塞韦尼没能克服使乌干达难于治理的区域和宗教分歧,并且越来越依赖集权化、赡徇制和高压政治来维持统治。除非纠正这一趋势,否则乌干达将愈发难以治理,政治冲突也可能愈发致命。

乌干达沦为英国保护领地,使这个王国间相互竞争的多样化地区以及组织结构较为松散的田园社会合并成为一个单一实体。殖民政策则造成了进一步的分歧。英国殖民者通过委任首领而非惯常的氏族首长进行统治,并以天主教徒和穆斯林为代价与基督新教徒结盟。当局也开始在不同时间不同地区发展经济,其成果现今仍可由诊所、学校的数量和平均财富加以衡量。

乌干达独立后的第一任总统米尔顿·奥博特和伊迪·阿明使由来已久的分歧雪上加霜。均来自乌干达北部的两人经常被指控偏袒自己的地区和部族。他们当政时所拥有广泛的联盟不久就在殖民分裂中覆没,之后他们依靠赡徇制和高压政治继续掌权。在“全国抵抗运动”(NRM)于1986年夺取政权后,穆塞韦尼也似乎首先把国家置于更具包容性的道路上,恢复文官控制、法律和经济增长,创建了受到热情拥护的非党派“民主”体系。详尽的协商进程最终使得具备制衡机制的新宪法在1995年建立。

穆塞韦尼也将奥博特废弃的王国视为文化而非政治实体。1993年布干达的卡巴卡作为文化国王复位,但不拥有任何执行权力,此举被证明是权宜妥协之计而不是稳妥的解决方案。君主制主义者想要的是他们的王国,而不仅仅是他们的国王。他们的目标是联邦制,对土地和税收具有控制权,而穆塞韦尼所希望的分权是建立在地区依赖于中央政府资金的基础之上的,并坚持保留最终权力,他限制卡巴卡影响力的策略导致结果事与愿违。

民主措施在穆塞韦尼执掌政权的头十年之后势头颓减。这位总统没有支持无党派体系成为自由参政的框架,而是开始利用这一体系推动自己的目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用自己核心集团中所信任的成员替换掉对其政策颇有微词的老政治家和全国抵抗运动(NRM)资深成员,这些新成员通常都来自他的故乡。他还建立了一个忠于他的裙带关系网。 

在2011年的选举中,总统面对着一个强劲对手基扎·贝西杰,他是“全国抵抗军”(NRA)的高级指挥官、穆塞韦尼的私人医生,并身负政府和全国抵抗运动(NRM)的重要职位。他在1999年踏入国家政界。当时,他公开批判政府对民主置之不理并容忍高层官员中的腐败行为。竞选包括相当多的暴力和恐吓活动。当选举委员会宣布穆塞韦尼获胜时,贝西杰要求最高法院否决这一结果。最高法院审理此案的全部五名法官都认为出现过严重违反选举法的现象,但三比二的投票结果使得法官仍维持穆塞韦尼竞选获胜的结果,认为违规现象没有影响选举结果。

穆塞韦尼随即展开新战略以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虽然这一战略有些自相矛盾,即通过恢复多党民主和消除宪法约束来巩固统治地位。在2003年全国抵抗运动(NRM)的一次会议中,他要求“开放政治空间”以允许竞争各党的参与,减少议会、司法机构和监督机构的权力,并取消对总统只能连任两届的任期限制。2006年选举是首次多党参与竞选的选举。然而,穆塞韦尼利用延长全国抵抗运动(NRM)官方地位直到表决这一漏洞,使全国抵抗运动(NRM)能够既使用自己的组织也使用官方资源,而所有其他政党则限于在宪法全民公决后七个月内重组。而且,贝西杰以强奸和叛国罪被逮捕并监禁,并在竞选的大部分时间被迫出庭。高等法院在选举前一周才驳回了强奸指控,表明起诉严重滥用了法院程序(叛国罪的指控于2010年才被撤消)。

穆塞韦尼在2011年2月第四次成功连任,模式与以前的选举相似,只是暴力现象有所减少。这位总统为其竞选投入了巨额官方资金,而政府和全国抵抗运动(NRM)骚扰了反对派。穆塞韦尼赢得了全国大多数选票,包括在北部首次获得大部分选票,但尚不确定这反映的是他的受欢迎程度还是其资金和其他资源的力量。

重大石油藏量(大约25亿桶)的发现不太可能减少社会和政治紧张局势。石油帮助穆塞韦尼巩固其裙带体系从,确保其统治地位,但也将助长腐败并破坏经济多样化所带来的稳步发展。政府在知道国家将成为一个主要的石油生产国的五年之后,才刚开始将监管体系落实到位。

同时,群众抗议日益增多。尽管遭到暴力镇压,“步行上班”示威抗议——表面上针对高燃油价,但同时也明确地指向穆塞韦尼的统治——仍在坎帕拉和其他城市中心持续进行。2011年10月,议会对石油合同缺乏透明度表示不满,并声称致使部长层待遇丰厚也表明总统并没有绝对控制权。穆塞韦尼越来越无法预见反对之声,其中一些反对甚至来自全国抵抗运动(NRM)的政治家和他自己的核心团体。穆塞韦尼的重新当选、对物质资源的获取、战术技能、转移国际批评和控制国家向石油出口国过渡的能力都表明,他将试图继续巩固个人权力并在一段时期内继续指引乌干达的未来,尽管后果可能影响乌干达的长期稳定。除非穆塞韦尼改变方式,不然事情可能最终仍会失去控制。考虑到乌干达暴力充斥的历史,冲突可能因此愈演愈烈。

内罗毕/布鲁塞尔,2012年4月5日

 
This page in:
English
中文

More Inform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