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pro-military supporter uses a sling-shot to fire projectiles at residents during a rally in Yangon on February 25, 2021, following weeks of mass demonstrations against the military coup. SAI AUNG MAIN / AFP
Briefing 171 / Asia

抵抗反对派:缅甸亲军事骠绍梯(Pyusawhti)民兵组织

反政变的武装势力日趋蔓延,导致缅甸军政府动员民兵组织。这或引发一系列的报复行动。以目前形势来看,由当地领袖执行的非正式司法程序是停止这个趋势持续的最好途径。

新发展:随着缅甸中部的反政变力量日益强大,军方愈加依赖一般被称为骠绍梯(Pyusawhti)的亲军政权的武装平民网络。很大程度上,此策略失败了,骠绍梯组织面临着顽强的抵抗,而安全部队的兵力资源紧张,仅能够提供有限保护。

影响:虽然骠绍梯民兵组织几乎没有获得任何牵引力,但是骠绍梯接受過正式军事训练,因此更具杀伤力。他们参与了政权的暴行,因而成为抵抗组织的目标,双方发生了针锋相对的杀戮,有可能引发长期的社区暴力循环。

应做工作:由于迅速恢复法律和秩序的希望渺茫,尽管存在明显的局限,非正式司法机制可能是限制社区暴力不断升级并为受害者提供非暴力补救手段的最佳希望。通过联合国设立的缅甸问题独立调查机制保持国际问责的可能性也将有所帮助。

I. Overview

2021年2月缅军政变之后,缅甸境内出现了各种形式的武装抵抗力量以及和平回应。其中,最为坚持不懈且具创新战略的士兵位在缅甸佛教中心地带曼德勒以西所谓的“干旱区”中。为镇压他们,安全部队向广泛称为骠绍梯(Pyusawhti)的亲军事平民网络寻求增援、情报、地形信息。然而此策略并没有成功遏制抵抗运动,反而对那些涉嫌亲政权情绪或活动的个人带来了一波攻击,进而导致骠绍梯组织采取报复。危险在于,此类暴力循环将自我持续。在近期或中期没有希望扭转政变的情况下,通过非正式司法机制为受害者提供非暴力补救手段可能是防止愈加令人骇然的针锋杀戮发生的最佳希望。透过威胁未来对暴行的问责,国际司法机制也能提供帮助。

缅甸军方(或国防军)长期以来召集民兵作为其反叛乱行动的一部分,特别是在缅甸的高地,该地区内与少数民族武装团体的战斗已长达 70 多年。除此之外,过去几十年以来,缅军也动员了非正规势力——缅军专门招募并支付日薪的暴徒团伙——以镇压抗议者和政治反对派。

政变之后,军政府试图利用这种作案手法平息全国的抵抗运动。但是将军们很早便意识到政变并不受欢迎,使得临时招募变得尤为困难,因此军方改变了策略。在干旱区和缅甸佛教中心地带的其他地区,他们面临顽强有效的武装抵抗,安全部队求助于亲军事的骠绍梯网络,以获取支持、情报和当地地理知识。

骠绍梯团体的诞生源于 1950 年代政府的民兵组织战略,是以缅甸编年史中的半神话战士国王命名。然而,今日的骠绍梯民兵的出现背景似乎不同。今日的骠绍梯是从已存在的地方网络演变而来的,这些网络由意识形态上支持政权的个人以及其他成员(例如军事建立的联盟团结与发展党(USDP)的成员)所组成,他们害怕无论是否积极支持军政府,他们将成为抵抗运动的目标。缅军安全部队正在为这些网络提供基本训练和基本武器。虽然军队过于薄弱,无法保护他们免受报复,但当反政变抵抗组织袭击骠绍梯团体时,安全部队也会定期发动报复袭击。

然而,因为强烈的反政府情绪,欲加入骠绍梯的个人受到报复的风险增加,因此军方试图利用骠绍梯来对抗反政变部队的策略已经失败。亲军政权的民兵,甚至可能加深了民众对该政权的仇恨,因为民兵组织参与了暴行和反对抵抗运动的行动。双方的暴力受害者既没有有效的国家保护,也没有法律追索权,更促使他们倾向于自行解决问题,导致针锋相对的报复行为的发生和局势进一步升级的可能性。缅甸的司法系统独立性从一开始就受到严重损害,政变后司法系统彻底崩溃,剥夺了个人过去所拥有的保护。

军政府应为现在的可悲事态负完全责任,军政府不仅发动政变并废除现有的法治,还在此后对平民发动可怕的暴力攻击。尽管如此,抵抗力量也必须对其成员的行为负责,其中一些成员行为甚至是犯罪行为。民族团结政府是政变后被罢免的立法者所创建的平行政府,平行政府为抵抗战士发布了指导和交战规则,但不能指望对遍布全国的许多不同团体的行为进行监管。

在可预见的未来当中,尚未出现扭转政变并在全国恢复一丝丝法律和秩序的最佳补救方法。在此背景下,外部行为者应否认军政府的政治合法性,针对军方及其商业利益实施制裁,防止武器流入该政权,并与民族团结政府和缅甸人民的其他合法代表(包括罗兴亚人)密切接触。

至于与骠绍梯相关的暴力,缅甸境内最有能力介入的机构可能是非正式的司法机制。这些依靠社区长老和宗教人物权威的结构在缅甸解决争端和缓解冲突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可以帮助提供受害者非暴力的补救手段,从而帮助阻止报复循环的蔓延。政变后动荡的环境往往会限制这些人物遏制暴力发生的能力,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有可能能够恢复其传统影响力。联合国设立的缅甸问题独立调查机制等国际机构也可以通过调查政变后的暴行和收集信息来协助追究肇事者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