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面临伊斯兰国威胁
中亚面临伊斯兰国威胁
War & Peace: Deconstructing Islamic State’s Appeal in Central Asia
War & Peace: Deconstructing Islamic State’s Appeal in Central Asia
tajikistan-8jun15
Tajikistan commander Gulmurod Khalimov, chief of Tajikistan’s paramilitary police unit (OMON), appeared on an ISIS propaganda video released on 27 May 2015.

中亚面临伊斯兰国威胁

古尔穆罗德哈里莫夫(Gulmurod Khalimov)上校出现在伊斯兰国(IS)2015年5月27日的宣传视频中,这让中亚地区不寒而栗。作为塔吉克斯坦特警部队(OMON)的负责人——也是负责埃莫马利•拉赫蒙总统(Emmaali Rahmon)安保的重要成员之一——哈里莫夫不久前消失无踪。而今出现在视频中的他,则发誓要重新发动暴力圣战。

作为一个曾在俄罗斯和美国接受训练、并在残酷的塔吉克斯坦政府运动中得到历练的沙场老将,哈里莫夫具备发动圣战的能力。塔吉克斯坦,一个腐败精英统治下的赤贫国家,则将不堪一击。去年夏天,我开车到首都杜尚别时途经苦盏古城、以及有伊朗建造的沙里斯顿隧道(Shariston tunnel)时,该隧道已在尘烟笼罩中破败不堪,我则亲眼目睹了贫困和孤立是如何吞噬着这个——与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相邻的——最衰败的区域。

哈利莫夫的宣讲可能充满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修辞,但又是基于伊斯兰国所主张的有力而又世俗的诉求。“每天早晨上班时,对着镜子扪心自问:你准备好为这个国家而牺牲吗?”他的宣讲直接面向了塔吉克斯坦低薪酬且超负荷的安全部队成员。 “我时刻准备着为哈里发而牺牲,你呢?”

塔吉克斯坦有超过一百万在俄罗斯从事低薪工作的移民。他们往家中的汇款占塔吉克斯坦国内生产总值超过40%。但随着俄罗斯走向经济危机,这些汇款的金额急剧下滑。仅是在2014年下半年,就有近20万塔吉克斯坦移民返回家乡,并重陷经济困顿。

对于那些仍然在俄罗斯打工的塔吉克人,哈利莫夫这个警察头子发出了这样的信息:“你已经成为异教徒的奴隶。本来这些异教徒应服务于你,可现在为什么你会屈辱地为他们工作?加入我们,兄弟们……伊斯兰国不分民族或国家,我们的国籍是伊斯兰教。”

自苏联解体以来,塔吉克斯坦的八百万民众在过去二十五年的独立期间已饱受暴力冲突的折磨。拉赫蒙——该国唯一的总统——在1997年所结束的针对伊斯兰教内战中巩固了自己的权力。2016年初,拉赫蒙对相对温和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实施了边缘化政策,因而进一步地疏远了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予以他们有理由宣称,随着其他政治选择渠道的关闭,他们只能孤注一掷,加入极端主义的阵营。

伊斯兰国战士和其他海外战士——或许是乌兹别克斯坦的伊斯兰运动组织成员——已经在塔吉克斯坦的南部边界活动,然而,分裂的战线却远不止于此。在帕米尔高原上的戈尔诺-巴达赫尚(Gorno-Badakhshan)地区——道路畅通时仍需12到15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居住着与周围种族截然不同的帕米尔人,而他们因在内战时与叛军联合,至今仍不接受中央政权的统治。

巴达赫尚省(Badakhshan)的南部与阿富汗,北部与吉尔吉斯斯坦,东部与中国有着长长的开放边界。在与阿富汗接壤的地区,塔利班活动十分活跃。伊斯兰国进入该地区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塔吉克斯坦-阿富汗边界已经吸引了俄罗斯的注意。早在两年前,由俄罗斯牵头、六个前苏维埃共和国成员组成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的官员告诉我,该地区已然失控且后果致命。今年某俄罗斯外交官私下透露,如果塔吉克斯坦政府主动要求,俄罗斯可将向该地区重新派驻部队。

地区安全忧虑尚不止此。其邻国中还有,中亚地区人口最多、集权最甚的乌兹别克斯坦,以及政变迭起、局势混乱的吉尔吉斯斯坦,而它们都将深受塔吉克斯坦严重动荡政治局势的困扰。

深入研究中亚地区十五年的国际预防危机组织认为,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正在这一地区造成危险的透支局面。为了维持其阿富汗战争的后勤通道,美国不惜与拉赫蒙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卡里莫夫等独裁者合作,以反恐为借口容忍这些专治政权的极端行为,其中包括镇压和平性质的伊斯兰教活动。

如果其他国家的安全官员也追随哈利莫夫的脚步,那中亚地区的和平代价将极其高昂,而其对这一代价的承受能力亦是所剩无几。

古尔穆罗德哈里莫夫(Gulmurod Khalimov)上校出现在伊斯兰国(IS)2015年5月27日的宣传视频中,这让中亚地区不寒而栗。作为塔吉克斯坦特警部队(OMON)的负责人——也是负责埃莫马利•拉赫蒙总统(Emmaali Rahmon)安保的重要成员之一——哈里莫夫不久前消失无踪。而今出现在视频中的他,则发誓要重新发动暴力圣战。

作为一个曾在俄罗斯和美国接受训练、并在残酷的塔吉克斯坦政府运动中得到历练的沙场老将,哈里莫夫具备发动圣战的能力。塔吉克斯坦,一个腐败精英统治下的赤贫国家,则将不堪一击。去年夏天,我开车到首都杜尚别时途经苦盏古城、以及有伊朗建造的沙里斯顿隧道(Shariston tunnel)时,该隧道已在尘烟笼罩中破败不堪,我则亲眼目睹了贫困和孤立是如何吞噬着这个——与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相邻的——最衰败的区域。

哈利莫夫一直与塔吉克斯坦精英阶层关系密切,但精英阶层中多为从塔吉克斯坦游击队领袖中获权掌势的腐败的年长者,40岁年富力强的哈利莫夫与他们截然不同。他的叛逃对拉姆蒙政权造成了多方面的重创。哈利莫夫代表了尚未被收买同化的部分精英阶层,且也代表了受到孤立的相当一部分社会阶层。

哈利莫夫的宣讲可能充满了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修辞,但又是基于伊斯兰国所主张的有力而又世俗的诉求。“每天早晨上班时,对着镜子扪心自问:你准备好为这个国家而牺牲吗?”他的宣讲直接面向了塔吉克斯坦低薪酬且超负荷的安全部队成员。 “我时刻准备着为哈里发而牺牲,你呢?”

塔吉克斯坦有超过一百万在俄罗斯从事低薪工作的移民。他们往家中的汇款占塔吉克斯坦国内生产总值超过40%。但随着俄罗斯走向经济危机,这些汇款的金额急剧下滑。仅是在2014年下半年,就有近20万塔吉克斯坦移民返回家乡,并重陷经济困顿。

对于那些仍然在俄罗斯打工的塔吉克人,哈利莫夫这个警察头子发出了这样的信息:“你已经成为异教徒的奴隶。本来这些异教徒应服务于你,可现在为什么你会屈辱地为他们工作?加入我们,兄弟们……伊斯兰国不分民族或国家,我们的国籍是伊斯兰教。”

自苏联解体以来,塔吉克斯坦的八百万民众在过去二十五年的独立期间已饱受暴力冲突的折磨。拉赫蒙——该国唯一的总统——在1997年所结束的针对伊斯兰教内战中巩固了自己的权力。2016年初,拉赫蒙对相对温和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党实施了边缘化政策,因而进一步地疏远了虔诚的伊斯兰教徒,予以他们有理由宣称,随着其他政治选择渠道的关闭,他们只能孤注一掷,加入极端主义的阵营。

伊斯兰国战士和其他海外战士——或许是乌兹别克斯坦的伊斯兰运动组织成员——已经在塔吉克斯坦的南部边界活动,然而,分裂的战线却远不止于此。在帕米尔高原上的戈尔诺-巴达赫尚(Gorno-Badakhshan)地区——道路畅通时仍需12到15小时的车程才能到达——居住着与周围种族截然不同的帕米尔人,而他们因在内战时与叛军联合,至今仍不接受中央政权的统治。

巴达赫尚省(Badakhshan)的南部与阿富汗,北部与吉尔吉斯斯坦,东部与中国有着长长的开放边界。在与阿富汗接壤的地区,塔利班活动十分活跃。伊斯兰国进入该地区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塔吉克斯坦-阿富汗边界已经吸引了俄罗斯的注意。早在两年前,由俄罗斯牵头、六个前苏维埃共和国成员组成的集体安全条约组织(CSTO)的官员告诉我,该地区已然失控且后果致命。今年某俄罗斯外交官私下透露,如果塔吉克斯坦政府主动要求,俄罗斯可将向该地区重新派驻部队。

地区安全忧虑尚不止此。其邻国中还有,中亚地区人口最多、集权最甚的乌兹别克斯坦,以及政变迭起、局势混乱的吉尔吉斯斯坦,而它们都将深受塔吉克斯坦严重动荡政治局势的困扰。

深入研究中亚地区十五年的国际预防危机组织认为,西方世界、尤其是美国,正在这一地区造成危险的透支局面。为了维持其阿富汗战争的后勤通道,美国不惜与拉赫蒙和乌兹别克斯坦的卡里莫夫等独裁者合作,以反恐为借口容忍这些专治政权的极端行为,其中包括镇压和平性质的伊斯兰教活动。

如果其他国家的安全官员也追随哈利莫夫的脚步,那中亚地区的和平代价将极其高昂,而其对这一代价的承受能力亦是所剩无几。

War & Peace: Deconstructing Islamic State’s Appeal in Central Asia

This week on War & Peace, Olga Oliker and Hugh Pope are joined by Central Asia expert Noah Tucker to discuss how the region became a source of so many fighters for ISIS in Syria and Iraq.

Season 1 Episode 14: Deconstructing Islamic State’s Appeal in Central Asia

The conflicts in Syria and Iraq drew between 12,000 and 15,000 fighters from Central Asia. Noah Tucker, expert on Central Asian issues and our guest on War & Peace this week, helps us understand why. 

No overwhelming single factor accounts for such a huge number of people going to fight with the Islamic State. “For every 10 people who join, there are 10 different life stories, and often 10 different reasons”, Noah explains.

But the deep inequalities found in Central Asian countries can help explain. After the collapse of the Soviet Union, Central Asia underwent rapid modernisation and radical economic changes. While not unique to the region, the additional challenge of constructing a political system from scratch produced clear winners and losers while whole sections of society were left behind with no mechanism for changing the balance. The Islamic State offered a different path to addressing these injustices, an alternative theory on how to construct a government and distribute resources more fairly.

Noah, Olga and Hugh go on to examine the gendered element, the role of ethno-nationalism as state ideology and much more on this week’s episode. Tune in now! 

Click here to listen on Apple PodcastsSpotify or Europod.

Subscribe to Crisis Group’s Email Updates

Receive the best source of conflict analysis right in your in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