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Vital Humanitarian Mandate for Syria’s North West
A Vital Humanitarian Mandate for Syria’s North West

叙利亚声明

假设美国国会同意授权对叙利亚动武,华盛顿方面(及其部分盟友)将会很快对叙政权的特定目标实施军事打击。如果上述情况成为现实,美国采取这次军事行动的原因会在很大程度上偏离其出于叙人民利益的考量。美国政府认为必需惩罚、制止和防止使用化学武器——这个目标无可厚非,但是在冲突期间,叙人民饱受更加致命的大规模暴行之苦,而国际社会对此却没有采取联合行动。此外,考虑到奥巴马总统曾宣布反对使用化武的“红线”,美国政府指出有必要维护华盛顿的信誉——这个目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不太可能引起叙人民的共鸣。,抛开愤怒、威慑和恢复美国的信誉不谈,叙人民的福祉才是首要考量标准。而这个目标的达成并不取决于是否采取军事打击,而是通过实现持续停火,并进行为大多数人所接受的政治过渡。

无论美国军事打击的范围如何,也不管为精细校准打击付诸了多大的努力,想要提前准确估计军事打击的后果显然是徒劳之举。在一场已经走入死胡同的常规冲突中——同时也是在一个毗邻热点地区的国家,军事打击无可避免会带来极大的不确定因素。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军事打击的后果将不可估量。即使如此,我们对于军事打击可能会造成的后果以及可能不会造成的后果有如下几点看法:

  • 军事打击不会也不可能会获得哪怕是最小程度的国际社会的共识;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试图找出叙政府使用了化武的确凿证据的努力也是徒劳的,无论这种努力多么有必要。鉴于2003年美国在入侵伊拉克问题上所使用的错误借口,并且自那以后,地区和国际的两极分化加之叙利亚冲突本身的动态变化,使得美国提出的对叙动武的理由将不足以说服持怀疑态度的人们,越来越多人将会对此抱持怀疑态度。
  • 军事打击预示着如果再次使用化武,可能会招致更严厉的惩罚,这种预示作用可能会阻碍未来再次使用化武——这是军事打击本身可以也必须能实现的一个重要作用。但是,如果叙政权认为其是为了自身的生存而战,上述考虑可能不会造成多大影响。反对派中的某些组成部分也可能会忍不住使用化武,然后把责任算在叙政府头上,目的就是要激起美国的进一步干预。
  • 军事打击可能会在叙国内引发暴力活动的进一步升级,因为叙政府有可能会对叛军及其控制地区实施报复,而反对派则寻求机会获取优势。
  • 可能会出现地区或国际事件的重大升级(如叙政府、伊朗或真主党所采取的主要针对以色列的报复行动),有鉴于其中的风险之高,或许上述可能性不会发生,但这要取决于军事打击的范围。
  • 军事行动可能不会长久地影响基本的力量平衡——美国称,军事行动的目的不在于推翻叙政权。叙政权甚至可能会赢得一场宣传战,宣称其对美国进行了坚决抵抗,把国内和地区内的舆论都导向歌唱反西方、反帝国主义的颂歌上。

最终,关于可能发生的军事打击的关键问题在于是否能在军事打击之后再次积极进行解决冲突的外交努力。知情者打赌不会再有这种外交努力:叙政权及其盟友认为军事打击不合法也不合理,在军事打击之后他们不会有心情与美国进行谈判。仔细校准打击目标,使其既足以让叙政权和盟友改变想法,又不至于引起报复行为或阻碍外交行动,这种想法理论上看很诱人,实际上几乎不可行。

不管是否选择进行军事打击,美国有义务尽最大可能在外交上实现突破。这需要双重努力,而这正是目前所缺乏的:一方面要提出一个现实可行的政治妥协方案,另一方面要真诚地以一种能引起他们兴趣的方式同俄罗斯和伊朗两国进行接触——而不是支持一场持久的冲突,这场冲突似乎有一种无穷升级的能力。

本着这种精神,美国应该提出一个解决方案——叙利亚的盟友们也应该认真积极地考虑这个方案,方案要基于以下几个方面:

  1. 战争的结束势在必行。战争的持续不可避免地会造成冲突的升级、地区的不稳定以及国际社会的牵连其中,这有百害而无一利;
  2. 唯一的出路来自政治层面。这要求各方作出广泛的让步并降低要求。唯一可行的结果是达成维护叙所有选民利益的妥协方案,反映而非改变地区的战略平衡;
  3. 叙利亚危机提供了一个重要机会,以此检验美国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在地区问题上能够合作,恢复地区稳定;
  4. 叙现任政权如果继续执政,那么不可能在叙国内达成一个可行的政治结果。但是,除此以外,美国在达成政治结果的时机和特定形态方面会具有灵活性。
  5. 美国渴望避免叙政体的坍塌及随之造成的政治真空,因此目标应该是进行建立在既有组织机构基础上的过渡,而非取而代之,这一点尤其在涉及到军队方面时是很正确的;
  6. 在协商达成一致方案的情况下,必须优先保证叙社会的各个方面都不会成为报复行动、歧视或者边缘化的目标。

上述方案应该随后成为联合国-阿拉伯联盟联合特使拉赫达尔·卜拉希米重新进行外交努力的基础,并促使尽快召开第二次日内瓦会议。

讨论一个可能的军事打击——这个决定是否明智,打击的优先程度,以及在未获准联合国安理会同意的情况下该决定的合法性——让人难以理解,也偏离了国际社会最应当关注的当务之急,那就是:如何重启寻求政治解决途径的努力。而对任何计划中的军事行动的判断基础,撇开关于其合法性的讨论不谈,应当是其究竟推动还是延迟了上述努力。

布鲁塞尔

Subscribe to Crisis Group’s Email Updates

Receive the best source of conflict analysis right in your in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