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确定性的时代下的中日关系
不确定性的时代下的中日关系
Speech / Asia

不确定性的时代下的中日关系

一个月之内,中国和日本将庆祝两国邦交正常化40周年。在过去的40年里,两国的领导人以高度的政治智慧和远见卓识,成功应对并解决了双边关系中出现的包括危机在内的紧张局势。尽管两国之间存在复杂的历史,中国和日本还是成为了彼此重要的经济伙伴,并都为维持亚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发挥着重要的作用。的确,在过去的40年中,两国关系取得了很大的进展,非常值得为此进行庆祝。

在最近一轮围绕钓鱼岛/尖阁诸岛的紧张局势下,双方还是保持了有技巧地、克制地管理危机的传统。在最初情势趋紧之后,双方都采取了相应措施,避免情势恶化。

但是,最新的一轮冲突也凸显了一些新的挑战——双边关系未来缺乏明确的发展方向,双方对彼此的不安和焦虑在升级,而两国都面临着新的一代政策制定者将接掌大局的政坛变化,因此,赌注在增加。而出现危机的风险也在上升。双方所面临的挑战是如何在充满不确定性的时代,引导双边关系的发展。

挑战之一是两国都缺乏指导双边关系的明确政策。在中国,老一代熟悉了解日本局势的外交政策制定者曾成功地引导中日关系度过艰难的时刻,他们目前已经将舞台让给了新的一代领导人。新的领导人也许具备同等的政治智慧,但是对于管理双边紧张局势还是缺乏经验。上一代的领导人坚定不移地遵守了邓小平制定的指导方针:

  • 始终把对日外交置于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
  • 世世代代友好下去;
  • 一切向前看,就包括不添麻烦;
  •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

在双边局势不断变化的背景下,如何避免这些中国的对日政策指导原则淡出历史,意味着中国新一代的领导人需要就如何引导不断演变的中日关系达成共识。随着中国经济实力和影响力的增长,国内民族主义情绪也日渐抬头,给政策制定者施加了更大的压力,要求政策制定者就两国之间的争议采取更加强硬的立场,在此背景下,就指导原则达成共识就显得尤为重要。比起前任而言,中国新一代的领导人在试图应对、处理上述迅速变化的因素时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日本也在挣扎应对中国的崛起。中国迅速增长的经济、政治和军事实力改变了区域态势,导致紧张的加剧和不确定性的增加。尽管过去几年里,双方都努力改善外交关系,日本方面还是觉得自己被推到了被迫防御的地位上。对日本而言,局势变化的影响不仅限于中国,日本感到整个区域都面临着重大的变化。日本与俄罗斯和韩国的主权争议也被重新挑起。随着不安全感的加剧,日本政府在国内面临着更大的压力,要求就领土争议问题作出强硬的回应。日本政坛的频繁更替,也使日本政府很难指定一套稳定的针对中国的战略政策,使敏感问题的处理更加棘手。

除了中日之间缺乏互信之外,另外一个挑战是两国的领导人都需要应对中美之间在战略问题上缺乏互信的问题。随着日中关系进入不确定性增加的时代,日本寻求加强日美关系,这使北京更加不安,认为美日同盟旨在抑制中国的崛起。

在这种背景下,民族情绪对外交政策产生影响的危险就加大了。民族主义情绪在两个国家都有所上升,限制了外交的空间。主权冲突通常会导致民族情绪的高涨,中日之间的主权冲突更是如此。

从2010年9月的事件和最近围绕钓鱼岛/尖阁诸岛的事件当中,都可以看到民族主义情绪引发的中国国内的示威游行。新媒体的迅速发展使得信息流动和公共舆论的管理变得更加复杂,并使两国的政策制定者在应对主权争议时都面临困境。例如,很多中国的网民认为中国应该和日本进行军事对峙,甚至与美国进行对峙。他们对于中国外交人非常不满,认为外交部门过于软弱,并指责持温和立场的人士为卖国贼。

不仅政策制定变得更加困难,发生冲突的潜在危险也在上升。两国都加强了对争议水域的巡逻。尽管军事冲突的危险并不是迫在眉睫,中国在东海的军事存在日益增强,日本也已经转变了自身的防御战略,更多地关注于保护其宣称的领土。双方迫切地需要采取措施,防止两国之间出现海上争端事件。

中国和日本,以及美国的领导人,都需要就维持三边关系的和平与稳定陈述各自的远景,并就此进行沟通,以体现出诚意。

这并不是说各方没有努力使双边的关系走出当前的安全困境。中国和日本都认识到迫切需要建立一个危机管理机制,防止类似2010年9月的事件或最近围绕钓鱼岛/尖阁诸岛的冲突上升为军事冲突。长期被搁置的东海磋商机制终于于5月份启动了,双方也努力在执法部门之间加强沟通,我们希望并相信上述的努力将持续下去,并取得成效。

中国和日本的政府结构与官僚体系有很大的差异。因此需要大量详细的规划,以确保在危机发生时,能够及时进行有效沟通,确保电话及时接通到相应的决策者那里。除此之外,领导层需要保护上述的机制不受国内日益增长的民族主义情绪的影响,并确保在争议发生时刻该机制能够及时发挥作用。

两国很多学者提醒我们,中日之间的友谊比围绕几个岛屿的争议更牢固。类似今天这样的论坛也提醒我们,尽管两国间有时会出现紧张局势,两国仍然保持了很强的对话的意愿,中日关系已经足够成熟,能够理性对待双方之间不同的观点。

邓小平期待中日两国下一代的领导人能有智慧至少部分解决两国之间所存在的棘手争议,我们真诚地希望他的远景能够成为现实。

当前的时代要求中日两国的领导人有更大的勇气与智慧来保持预定的轨道,同时引导双方的关系趋向稳定发展。

自唐代以来,中日关系就被形容为一衣带水的邻邦。邻居,特别是近邻之间有时会有磕磕碰碰。但是我们希望、也相信中日之间彼此的深刻理解、深入的文化交流以及互惠的经贸往来将会一直在双边关系中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Subscribe to Crisis Group’s Email Updates

Receive the best source of conflict analysis right in your inbox.